Your Girl

  有時他會厭倦當名「好男人」。

  得體的穿著、要價稍微高於平均值的香水,特地購買men's uno穿搭的打扮,一切都為了宣示自己的財勢,得以擁有這些。

  然而室內卻一片吝亂,起毛的上衣、整個人駝背盤腿坐在螢幕前方;事實是他永遠只想躺在床上,透過鍵盤發送出去的訊息,任何一件事都令人提不起勁。

  世界上有沒有像這樣的人?

  哪怕在對方面前,展露漫無目的的自我,也能夠接受的人在。

  此時門鈴驟響,男人伸了伸懶腰,面露懶散的決定置之不理;但伴隨敲門聲落下的卻是熟悉的聲音。

  他動作遲緩的步下床緣,其間還踢到走廊上的垃圾,吃疼的唉叫一聲。

  當男人敞門。

  「喲,新年快樂!」

  女孩便佇立在身前。

  「……妳來這裡做什麼?」

  「你還看不出來嗎?我跨完年,沒計程車了,讓我在你家夜宿一晚吧。」

  女孩的態度堅定、理所當然,一時之間還真令男人無法反駁;但他也不打算依從,兩人便僵持在門口,直到女孩再度脫口說出「拜託」為止。

  迫不得已,男人選擇了退讓一步,好讓女孩進來。

  當女孩進入玄關,看見眼前一片狼藉:「上週我才剛整理過吧?」

  女孩所流露出來的自若態度,幾乎立即便打動了男人的心。他注視著女孩彎身褪鞋的背影。

  「我們去哪裡兜兜風吧。」突如其來的要求道。

  女孩難以置信的返頭看他。

  「現在?道路都塞滿人了。」

  「避開就好了。」語落便不由分說抓起女孩的手,與放置鞋櫃上方的鑰匙。

  「不可能的吧!喂!」


  現在,女孩只能夠呆坐在副座,跟隨男人行動。偏頭透過車窗看見街道上許多尚未離散的人群,三三兩兩、神情或多或少充斥疲憊與些許的興奮。

  女孩猜想自己現在肯定也是同樣的表情。

  她瞟眼男人,他們最終目的是廉價的汽車旅館——更沒想見今晚竟還有空房在。

  女孩盤算著今晚較為特殊,或許她能夠收取平時兩倍的價錢,而男人應當不會拒絕她。

  男人執起女孩的手前往103號房,背影透露出焦躁;他們為對方褪下衣物、親吻彼此迫切的呼息。女孩配合著男人的節奏,令自己深陷在身後的柔軟之中,同時拉開腿接受男人溫熱的懷抱……

  完事後女孩背過身側躺在床:「還是在你的床做比較好。」

  「床上現在沒空間了。」男人解釋道。輕撫女孩白皙、滑潤的肩頭,眼看因自己的觸碰而泛起疙瘩,遂心滿意足的落下一吻。

  他想起了初次在街道撞見女孩的情景,是在將近平安夜的時候。

  女孩打扮成聖誕女郎,沿路發著傳單;當兩人的視線對上,或許是察覺到身為雄性他露骨的視線,女孩舔舌,將垂落眼前的瀏海攏至耳後,並向他提出了邀約。

  依照女孩掌握自己的程度,男人立即便明白他絕不會是第一個承蒙邀請的對象。

  他毫不避諱將女孩帶至家中,女孩對於室內的雜亂看來也不以為意;或是燈光昏暗她根本來不及看清。是以那晚勾攬過他肩頸的雙手,自相擁後便沒再鬆脫過。

  事後當他醒來,意外室內顯得一片明亮以外(他從未將窗簾敞開過)……也意外確實太過於明亮了。

  男人這才留意到女孩替他整理了屋子。他搔頭行走過房內一圈,並沒有任何東西失竊,唯有荷包確實被掏空了。

  那晚過後他並沒再在街道上遇見女孩,也以為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。

  男人凝視溫馴躺在他懷內的女孩,終究按耐不住想要一探究竟;但女孩的回答也理所當然似的輕率。

  「我只是想賺點外快,比起發傳單而言,這麼做不是快多了嗎?」

  女孩返頭微笑,男人從女孩眼中讀不到任何一絲愧疚與芥蒂,有的只是純然的喜悅。

  男人幾乎在這一瞬間對女孩產生了近乎獨佔的愛情。

  「交往吧,我會養妳的。」

  然而女孩的表情總是瞬息萬變的。

  「才不要。」女孩趴躺著,勾起踝足晃動;男人也撐肘起身,一手握牢女孩的裸足。

  女孩不以為然的斜睨他一眼。

  「話說回來妳幾歲了?」

  「怎麼?現在開始想要來裝好人了嗎?」女孩的挖苦聽來並不刺耳,反倒像因應目前狀況所衍生出來的平調話語。

  「不,只是想先知道自己要懷有多少罪惡感。」

  女孩露齒燦笑。

  「十七。」

  「啊啊,已經可以嫁為人婦了。」

  「少來了,你根本不想負責。」女孩起身,對於男人的不正經與短暫流露出的受傷表情忍俊不禁。

  但她還是很清楚明白的,無論她抑或男人本身,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,也不會有。

  「是這樣嗎?」男人掀唇反問。

  「沒錯。」

  「……不過我還是很高興,能夠成為今年第一個對你說新年快樂的人。」女孩勾唇輕哂,男人見狀也回以一笑。

  「新年快——」尾音未稍,男人便迫不及待親吻女孩的唇瓣,女孩輕笑著接受,拽過身前男人的肩頸。

  「……樂,叔叔 ❤」